原生原法原制纯手工茶礼茶(原生原法原制纯手工茶贵不贵)

admin 送礼送茶叶佳品 2022-07-11 11:31 90

提起非洲,法国总是一个绕不过去的话题,双方有着深厚的历史渊源。

法国是老牌殖民列强,早在16世纪,法国殖民者就把恶爪伸向了非洲大陆。法国是最早到达西非的国家,并在那里参与了殖民历史上最为臭名昭著的“奴隶贸易”。他们在非洲捕捉奴隶,将其运到大洋彼岸的美洲换取白银,然后再用这些钱跑到亚洲购买茶叶瓷器,最后返回变卖,赚得盆满钵满。

到了19世纪,殖民时代到达鼎盛,欧洲列强开启瓜分世界的进程。其中走在最前面的大英帝国,凭借着海洋霸权,将米字旗插遍全球,建立起了庞大的“日不落帝国”。彼时的法兰西虽说已经衰落,不复拿破仑时代的辉煌。但作为欧洲顶级势力,英国的传统宿敌,他自然不甘心看到英国掌控世界。

于是法国人紧跟英国人的脚步,开始在海外和英国赛跑,到处抢占殖民地。由于非洲和英法的地理位置最近,仅仅隔了一个地中海,所以双方的竞赛也在这里最为激烈。

当时英国希望建立一个纵贯非洲大陆的殖民帝国,把从北非开罗到南非开普敦的广袤地盘给连成一片。而法国则是针锋相对,计划把阿尔及利亚和刚果打成一片,再让西非的塞内加尔到东非连成一线,从而建立一个横亘非洲大陆的非洲法兰西。两国在非洲针锋相对,谁也不服谁,时常会因为殖民地的归属问题产生冲突。

当然,非洲作为欧洲的“后花园”,眼馋的不仅仅是法国和英国。就在英法为了争夺非洲而大打出手的时候,欧洲其他列强也适时插了进来,比利时占了刚果,德国跑到了东非,意大利则是看上埃塞俄比亚。

在诸多列强介入之下,非洲已经无法为任何一家独有。为了避免矛盾扩大,欧洲诸国于1884年召开了柏林会议,将非洲瓜分。其中法国虽然吃了点亏,但还是分到了西非以及北非的部分土地,总面积大约占到了非洲的三分之一,依旧是非洲的头号势力。

众所周知,法国向来是一个不走寻常路的国家,连投降都显得那么有个性,在殖民这条路上显然也不会走常规。和当时大部分列强采取间接统治模式不同,法国在非洲搞的是直接统治。原本属于部落酋长的权力,被交到了法国委派的执行官员手中。法国人这样的操作,相当于是打破了当地原有的权力架构,让当地人直接归属于法国人的治下。

另外,法国还在当地大搞“文化换血”。比如兴办法语学校,让当地人学习法语,直接接触法国文化。而最离谱的是还赋予投票权,让一部分殖民地权贵,可以进入到法国的议会中去。虽然他们的那几张票无法对结果产生影响,但却能够让他们产生一种主人般的参与感。

很明显,法国人在非洲的殖民模式,具备着相当强力的同化效果。导致许多殖民地的老百姓,改变了自己的社会认同,想当然地把自己当成了一个法国人。

而正是这种堪称“换血”式的统治模式,使得非洲和法国产生了异常深厚的历史纠葛。即便是在当下,法国昔日的非洲殖民地早已经完成了独立。但法国依旧还是对非洲影响最大的国家,没有之一。甚至在国际上还流传着这样一句话:“非洲乱不乱,法国说了算。”

长期以来,法国都有着“非洲宪兵”的外号。有数据显示,在过去的半个多世纪里面,法国曾对非洲国家进行过20次以上的军事干预。包括上世纪80年代出兵乍得,90年代的卢旺达内战、本世纪初的科特迪瓦战争和利比亚战争等等。

在许多人看来,这个数字并不算什么。毕竟法国是联合国五大国之一,肩负着维持世界秩序的使命。再加上法国和非洲离得近,中间只隔了一个地中海。那么非洲出事了,由法国出面替联合国维和,再合适不过。

但事实上,前面统计的这些军事行动,都是法国擅自发兵,并没有走联合国的渠道。因为从上世纪60年代起,法国就与许多非洲国家签订了防务协定,根据协定内容,当这些国家内部出现动荡的时候,法国就有权发起军事干预,以维持当地的稳定,无需经由联合国派遣。

如果把联合国的维和任务也算上,那么你就会发现,非洲各国几乎所有的武装冲突背后,都有着法国的影子。

即便在有些冲突中,法国没有直接出兵,但依旧是存在感十足。因为法国和许多非洲国家都存在着军事合作,包括驻军维和、军事援助以及军队培训等诸多项目。甚至法国还在非洲开办了多所军校,像科特迪瓦、马里、塞内加尔等许多非洲国家,都有着法国的军校存在,为各国培养的大量的军事人才,比如指挥军官、医疗人员、维修技术人员等等。

很明显,法国人会在军队的构建、训练和武器装备等各方面,把场子给找回来。依仗着自己在非洲的军事存在感,法国在非洲扮演了一个保护国的角色。

法国对于非洲的影响力是全方位的。除了军事存在感突出以外,还包括经济、文化以及政治制度等诸多领域。

在经济上,法国在非洲可谓是一手遮天。

首先法国是非洲的头号雇主,法国资本几乎是渗透到了非洲的各大经济行业。根据法国外交部的统计,法国在非洲设置了分支机构的企业,超过1000家,其中不乏像法国电力、巴黎银行、道达尔以及阿尔斯通这些各大行业的巨头。

比如尼日尔70%的铀矿出口被法国能源巨头阿海珪所控制;而道达尔公司超过3成的石油产量都是来自非洲;法国阿尔斯通公司供应了南非8成以上的发电机组;Orange公司则是非洲最为主要的电话及网络运营商;法国医药巨头赛诺菲是非洲第一大药品供应商,每年营业额高达数十亿欧元;物流巨头博洛雷集团则是垄断了非洲的物流,非洲大部分主要港口和大型仓储中心,几乎被他们所掌控……

一般来讲,银行、保险、矿业、电信以及能源等行业,都是一个国家的经济命脉,需要掌握在自己人的手中,但在非洲国家里,这些行业却常常被法国巨头所控制。所以可以毫不夸张地讲,非洲的命根子就掌握在法国人手中。

然而,这仅仅只是法国对于非洲经济影响力的一部分。除开资本控制和资源垄断以外,法国在非洲还留有一张王牌——非洲法郎。

非洲法郎简称“非郎”,是非洲的通用货币之一,主要在西非和中非国家中流通。非洲法郎诞生于1945年,原本是法国为其非洲殖民地设计的一种通用货币,由法国政府发行。后来非洲各法属殖民地独立,货币发行权被收回,但他们仍旧继续使用非洲法郎作为通用货币。

非洲法郎最大的特征就是和欧元挂钩,可以按照固定汇率,与欧元进行无限制兑换。简而言之,不管非洲各国的经济如何,非洲法郎的汇率都不会出现波动。这使得非洲法郎成为了非洲最为稳定的通用货币,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避免所谓的通胀问题,维持国家的经济稳定。

非洲法郎之所以能和欧元挂钩,乃是因为关于非洲法郎的币值和汇率,有着法国国库担保。当然,担保是有条件的,那就是非洲法郎国家,需要将其大约6成的外汇收入存入法国国库。存入了多少欧元,这些国家就能发行多少对应的非洲法郎。

如此一来,法国虽然没有非洲法郎的货币发行权,但却可以控制非洲法郎的发行数量,同时也能够掌握货币的币值定价。

简而言之,法国通过非洲法郎,掌控了相应非洲国家的绝大部分外汇储备,从而对这些国家的财政体系产生了重要影响。而这样的货币优势,将为法国在非洲的各种商业活动提供强力保障,让法国将非洲的资源和市场牢牢地掌控在自己手中。

总结来讲,法国通过贸易和金融手段,完成了对非洲大部分国家的经济“垄断”,成为了非洲经济背后的操盘者。

在文化方面,法国对于非洲同样是影响力十足。目前法语是非洲主要的流通语言之一,被29个独立主权国家和其他多个地区当做官方语言。像科特迪瓦、马里、中非、刚果等非洲国家,都是说法语的,他们几乎是占到了全球法语国家的一半左右。

在任何时代,语言都是最为常见且实用的交流媒介。不同国家之间如果使用相同的语言,往来交流无疑会更加的方便迅捷,自然可以拉近双方的关系。所以,因为语言上天然亲近,导致非洲的这些法语国家和法国关系联系紧密。

许多当地人都向往法国文化,亲近法国体系。比如当地学校多使用法国教材,有很多法国的教师在当地授课。当地电视台的节目许多也是来自法国,法国出版的报刊杂志更是随处可以买到。甚至于受到法国文化影响,许多非洲国家人的名字,都是学着法国人来取的。

如此一来,差不多半个非洲都成了法国的自家人,由此可见法国在非洲的文化影响之深远。

政治方面,法国在非洲的地位那更是超然。尤其是在法郎国家中,那几乎是堪称太上皇级别的存在了。

二战结束之后,法国效仿英国的英联邦,搞了一个法联邦,将包括法属非洲在内的原法国殖民地,以联邦的形势归于法国的统治之下。后来随着殖民体系的崩塌,法国无法一手遮天,只能是退而求其次,又搞了一个法兰西共同体,将联邦改组为联盟,原法属非洲赫然在列。

在法兰西共同体的框架体系之下,这些非洲法语国家虽然有着独立国家的身份,却没有独立国家的权力,一切行动都得为法兰西马首是瞻。而法国正是凭借这样一个身份优势,完成了对非洲的经济军事等诸多领域的渗透。当然,好景不长,法兰西共同体的一言堂属性实在过于明显,在非洲民族独立的大浪潮映衬下,显得有些格格不入,所以脱离着越来越多。

上世纪70年代,法国为了维持自己在非洲的影响力,又搞了一个法非首脑会议,通过法国与非洲各国直接对话的形式,来加深双方的联系。

相比于法国说一不二的法兰西共同体,法非首脑会议的平等性相对更强,所以更易被接受。所以法非首脑会议一直办得挺不错,参会国家从最初的不足10个,增长到了如今的40个出头,几乎是囊括了整个非洲。而法国也通过这个平台,继续维持着自己在非洲的政治地位。

当然,虽然是号称平等对话,但法国的优势还是很明显的。因为首脑会议的商讨议题,无非就是经济、军事还有文化相关的话题。而在这些领域,法国所具备的实力,是非洲诸国无非比拟的。

所以事实上,从上世纪50年代的法兰西共同体,到如今的法非首脑会议,法国其实一直都在以一个“武林盟主”的角色,掌控非洲大势。如此一来,法国在非洲的政治地位,也就十分高了。

凭借在非洲的影响力,法国实现了对非洲的强力掌控,所谓“非洲乱不乱,法国说了算”并非虚言。而这对于法国而言,无疑是极其有益的。一方面非洲的资源和市场,可以为法国的经济发展提供强大助力;另一方面,法国可以通过在非洲的影响力,来体现自己的大国地位。毕竟作为一个大国,必须要在国际上有存在感才行。

想想法国在二战中建树平平,甚至被德军打得光速投降,最终却能在战后成为联合国五大国之一。这与其在非洲的影响力,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。法国如果没有了非洲,在这个世界上的影响力可就会大打折扣,甚至沦为二流国家。

当然,力的作用是相互的。非洲在给带来法国好处的同时,也在给法国输出难题。比如当前的法国,乃是诸多非洲国家的移民首选。尤其是那些法语非洲国家,他们从小就是接受的法式教育,说法语,写法文,对于法国有着天然的亲近感。在他们看来,移民法国不是流浪异国他乡,而是从农村迁往城市。这样的移民热情,让法国的非洲面孔越来越多。

众所周知,法国是一个传统的欧洲国家,其祖上高卢人乃是正儿八经的欧洲土著。他们不仅头顶的旗子是白色的,皮肤也是白色的。但自从来了非洲移民,法国便开始逐渐黑化,黑人比例越来越高。时至今日,走在巴黎街头,黑皮肤的法国人已经是随处可见。

长此以往,终有一天,高卢雄鸡会变成高卢“乌鸡”,那这可就应了咱们那句风水轮流转的老话。曾经法国人用枪炮占领了非洲,如今非洲人则是用子宫占领了法国。

相关推荐

评论列表
  •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,赶紧来抢沙发吧~
关闭

用微信“扫一扫”